类别:服饰鞋包 / 日期:2021-09-15 / 浏览:19 / 评论:0

玉米男孩(儿将武汉老爹赶出猪窝)
在武汉市郊区的一间茅草房内,一名老人蜷缩在墙角,双眼木讷的望着漆黑的夜空——潮湿脏臭的猪窝内,他冷得瑟瑟发抖,遂将四周的谷草聚了聚,裹在身上,望着窗外悲叹:唉,下雪了!
这是他此生过得最凄惨的一个年,没有肉吃、没有亲戚来往、即使外面鞭炮四起,他却只能在猪窝内苟延残喘。
田键铮闭眼摇头,口中的叹声源源不断,却在这时,一道男声响起,“爸,你改变主意了吗?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我们就能过上好日子,你也再不用睡猪窝。到时我会给你买别墅,让你像城里的老人一样,颐养天年。”
田键铮抬了抬眼皮,模糊的看见儿子站在草房门口,他不知怎么回答,遂闭眼装睡,口中的鼾声也适时响起。
儿子田行坚见到这一幕,怒火立即蹿了出来,吼道:“老东西,你继续装,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造福后代,你穷了一辈子,难道也想我穷一辈子吗?
以前,你天天催我结婚,可如今我都35岁了,还有谁愿意嫁给一个没车没房没存款的老男人!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你穷,没能给我留下什么,让我输在了起跑线!
然而现在有一个改变贫穷的机会,你为何就不愿去做,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你向他开口要一千万,他肯定会给你,到时你还是我爸,我也会好好孝顺你的。”
猪窝内的鼾声依旧没停,田键铮似真的已沉沉睡去。
儿子田行坚见父亲冥玩不灵,怒吼已变成了咆哮,“老不死的,你好绝情啊!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你给我听清楚,如果明天还看见你睡在这里,我定会挑几桶粪将你泼醒!”
说完,气急败坏的离开了。在他离开后,老爹的鼾声也停止了,漆黑的夜里虽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能听见泪水滴落的声音。
翌日,老爹拄着拐杖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家,风雪交加,他颤巍巍的走在乡间道路上,不知该去何方——家丑不可外扬,更不敢告诉亲朋友好友。
“唉!”胸有堵物,又怎是叹息能缓解的,这一切的源头归根结蒂,便是养子于半月前开着豪车回来看望了他一次,自此以后,儿子性情大变,三番五次让他跟养子要钱,要的还不是个小数目,而是一千万!
这种荒唐的事他自是开不了口,便被儿子赶去猪窝,可悲的是现在连猪窝都没得住了,竟落得流落街头的下场。
走累了,他毫无形象的坐在雪地上喃喃自语:“我只养了他13年,他就被生父接去了国外,这点恩惠怎值一千万,我也做不出这种无耻的事啊!”
不知觉间,他苍老的脸上已挂满泪痕,含辛茹苦的养大儿子,几十年了,却没想到他为了金钱可以变得六亲不认。
他颤抖的掏出兜里的老人机,这是之前儿子为了让他跟养子保持联系在转转上给他买的一个二手手机,那时的他多孝顺啊,转瞬,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却在这时,手机响了,是养子打来的。接通后,养子急切问道:“爸,你在哪?告诉我位置,我来接你。”
老爹立即擦干眼角的泪,慌张道:“则琨呐,我……我在家呀,你接我做什么?”
养子田则琨道:“爸,我都知道了,您别瞒我,他刚跟我打了电话,说你养了我13年,让我付一千万报酬给您……”
田键铮听闻此言,怒不可遏,“畜牲呐!则琨,你听我说,千万别相信他!”
“爸,您别激动,我都知道,您先告诉我在哪。”
当养子找到他时,他已冻得脸色苍白,急切的想解释什么,养子一边开车一边说:“爸,您的为人我还不清楚吗?当年我生父带我走时,给钱您都不要,若您是爱财之人又何必等到现在开口。爸,您先好好睡一觉,所有的事交给我吧。”
在养子的豪宅中休养了三天,养子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跟他诉说这些年的经历,才知养子现在虽看似富贵,实则并不容易,最近才开始将国外的生意转到国内,却没想到过年前来看望一次,竟徒生事端。
他在迷迷糊糊中被养子搀扶着再一次坐上豪车,只是今日有些古怪,因为养子的车后跟着数辆豪车,如此大张旗鼓,是为何事?
直到一排豪车堵住家门口,那刺耳的车子喇叭齐声响起时,他才看见儿子田行坚捂着耳朵从砖砌楼房内跑了出来,而街坊邻居也都赶来看热闹了。
养子打开车门,站在用茅草搭成的猪窝前仰首闭眼,泪似泉水般涌了出来,蓦地,他转身一拳打在田行坚的脸上,吼道:“生为人子,竟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雷不劈你天理难容!”
田行坚似被打懵了,好片刻才反应过来,捂着脸咬牙切齿道:“田则琨,你有钱很了不起吗?开这么多豪车来炫耀吗?既然有钱,就扔一千万给我啊,你也是命好,生父有钱才让你这么嚣张,如果二十五年前你没被接走,你会比我更穷,如果没有一个有钱的爹,你狗屁不是!”
“真是怨天尤人啊!”田则琨冷声道:“一千万我有,可凭什么给你,对我有恩的是咱爹不是你。你记住了,我现在拥有的一切全是我这双手打拼出来的,包括你所见到的这些豪车,我就是想告诉你,这其中随便一辆都能改变你的命运,可是你只能眼红!
你一直以为我生父有钱,错了,他只是给了我见到大世面的机会,而后我16岁起就天天被人恐吓,被人持着棍棒满街追打,每天要打几份工为他还债,从没安稳过一天!你真以为谁都可以不劳而获,钱能从天上掉下来,你看到的只是别人的成功,可知其背后的辛酸!”
田行坚听闻此言,顿时呆若木鸡,使劲摇了摇头,吼道:“怎么可能,你只比我大3岁,凭什么命运截然不同,你骗我,你明明就是靠你那有钱的爹!”
田则琨:“你信与不信与我而言毫无所谓,你只需知道,从今往后咱爹与你毫无关系,你不能尽孝,我来。
最后说一句,一个男人不应只想着父辈给你留下了什么,而是我这辈子为他们付出过什么,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豪车的轰鸣声在围观群众的喝彩声中渐渐消失,独留田行坚蹲在原地抱头痛哭。
(完)


打赏

感谢您的赞助~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版权声明 : 本文未使用任何知识共享协议授权,您可以任何形式自由转载或使用。

 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评论区

发表评论 / 取消回复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及观点。